服务咨询热线4008-888-888
网站首页
产品展示
荣誉资质
新闻动态
成功案例
人才招聘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乐虎国际娱乐 > 新闻动态 >

阅读Chaotic Sword God Chapter 125:嘿,听着!

发布时间:2019/05/25 14:43

第125章:嘿,听着!

看到他周围的区域,陈健一动不动地继续环顾四周。 “奇怪,这是哪里?金毛虎王在哪里?我被某人救了吗?“

陈剑躺在地上慢慢环顾四周。他的心很快平静下来,但他的思绪已经回想起火焰雇佣兵试图在他跑的时候保护他的时候;他们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来阻止金毛虎王。

当他想到这个想法时,陈剑的心再一次受伤。虽然他甚至不知道火焰雇佣兵已经超过一个月,但他们分享了一种欢乐的友谊。虽然友谊不是很深,但在最后时刻,每一个火焰雇佣兵成员们仍然放下了自己的生命,以此作为抓住老虎的机会,让陈健有更多的时间逃脱。尽管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逃离5级魔兽,但这对陈健来说仍然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情感打击。

“Kendall叔叔,Deere, Kabolds,Chang Ning Feng,Hu Po,Zhou Da Kai,Zhou Xiao Kai,Xiao Dao和Yun Xuan,不用担心。当我有足够的力量时,我一定会来报复你们所有人;我将亲自杀死并斩首金毛虎王。“陈剑发誓作为他身上散发的一股强烈的杀戮意图。

深呼吸,陈健在调查周围环境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再一次。陈健对是否还是怀疑不是金毛虎王已经逃跑了,因为这个地方似乎与他失去意识之前所处的地方截然不同。

“这是什么地方?究竟是谁救了我?“陈健怀疑地继续检查周围的环境。

”算了,现在不是时候考虑这个了。治愈我的伤势是我现在最优先考虑的事情。“他摆脱了分散注意力的想法,开始使用世界精华中的轻型圣力来治愈自己。

来自世界精华的奇异能量迅速开始围绕剑尘聚集,经过一定数量的聚集后,剑尘身上的能量变成了乳白色。

光圣力不断进入剑尘身体并填补了他的伤口,导致他们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愈合。

四个小时后,陈健的精神终于耗尽,他别无选择,只能停下来。虽然他的伤口没有完全愈合,但他们将不再妨碍任何基本的运动功能。

分散剩余的光圣力,陈剑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他脱掉了破旧的衣服,从太空腰带里拿出一双新衣服。就在那时,陈剑完全清楚他周围有多少粉末。

慢慢弯下腰,他舀起一把粉末。它不仅感觉冷,而且有一种湿润的感觉,当它闻到它时,有一丝植物生命的暗示。

他的右手揉捏粉末他的手指在他眼中形成了惊人的表情。 “这可能是植物的粉尘吗?”他看着周围100米长的空虚周围时自言自语道。圆圈里到处都是粉末,外面只有高高的草。

看到这一幕,陈剑的身体轻轻颤抖。他无法相信刚刚经历过他脑海中的思想。

“这个地区的所有草都可以变成灰尘了吗?”

在这个想法中,陈健无法忍受帮助但感到惊讶。他不知道在他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在这个区域内将每一件植物的生命减少成细粉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仅控制这种强大的能量就不会这是一件容易的事。

“真的,这里发生了什么?”陈健怀疑地怀疑和好奇。不想再呆在那里,陈剑用太阳作为他的指南针,开始朝森林的方向走去。陈健不想伤害他的思绪,思考在他失去知觉时发生的一切。总的来说,他只是觉得自己在这场考验中幸存下来才感到偶然。

陈健的伤势没有完全愈合,所以他走路时非常谨慎。为了避开任何神奇的野兽,他的行动非常缓慢。

旅行了两天之后,他终于从神奇的野兽山脉中走出来了。此外,他身上的所有伤口都完全愈合了。

陈健漫无目的地走过去那些茂密的森林,表情严肃。当他们第一次进入时,火焰雇佣兵进入了10个人,但是当他们离开时只剩下1个人。除了陈剑之外,其余9名雇佣兵将永远留在魔法山脉内,无论他们是否有骷髅。

那时,一群7名雇佣兵走在距离陈剑的距离之内。根据他们的方向,他们正在进入神奇的野兽山脉。在这个群体中,一个20岁的年轻人看起来非常傲慢。在他周围有6岁,40岁的男性,从他们的外表来看,他们正在保护中间的青年。

他们中的7人清楚地看到了陈剑,但他们没有理他的意思。 123]

随着7名雇佣兵掠过剑车呃,其中一个人突然傲慢地说出来,“孩子,站在那里停下来。”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并不比陈健年长。

陈健似乎听不到声音,他继续带着沉重的表情走在路上。

看到陈剑无视他,年轻人忍不住生气了。他冷冷地瞪着陈剑的退缩身影,又喊道:“那边的小伙子穿着麻袋做衣服,你的耳朵在工作吗?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年轻人的愤怒猖獗,他的表情充满了傲慢。

陈剑的身影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年轻人,冷静地说,”你在说话吗?我?“

”不要屎!如果我不和你说话,我还会和谁说话?该这里没有其他人!“年轻人粗鲁地反驳道。他没有意识到他的话是多么自相矛盾:他和他的6个雇佣兵也不是他人吗?

听到青年的话,其他6个雇佣兵的肌肉都抽搐了。他们本想笑,但他们都不敢。

陈健扬起眉毛低声说,“如果你有话要说,快点说出来。”刚刚经历了关于火焰雇佣兵的不幸事故,陈健心情不好,甚至他的说话模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年轻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慨。看到陈健如此不礼貌地对他说话让他非常生气。

“孩子,让我问你,你是不是来自魔法野山冉当他in Jian地盯着剑尘时,年轻人的声音已经上升了几个档次。

陈剑的咆哮时,他的眼睛冷冷地闪过,“那我该怎么办?”

年轻人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那是完美的。我需要去那里修炼,所以你将为你的领主带路。如果我对你感到高兴,你将获得奖励。“